澳门赌船-[公海官网]

怀念舅舅

?编辑:陈令弟 发布时间:2020-01-03 浏览次数: ?【字体:

舅舅于12月24日凌晨三点,因肺癌晚期永久离开了大家。享年63岁。

舅舅的肺癌是今年4月份查出的,当时这个消息对于家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。尤其听大夫说小细胞肺癌扩散特别快,一般查出后最多还有七八个月的存活时间。大家对这个痛心的结果感到万般无奈,除了盼着奇迹的出现,又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。表哥表弟劝舅舅积极配合治疗,每每舅舅住院化疗期间问起病因时都被大家说成肺炎搪塞过去。大夫说除了化疗放疗没有更好的办法,所以,舅舅历经七个月的病痛折磨,最终没有逃脱死神的安排,还是永远的离开了。大家再也看不到他的痛苦了,他得到了摆脱,而大家更多的是心疼和想念。
    舅舅是个坚强乐观的人,自从定期住院化疗以来,始终安安静静的听从儿子们的安排。前期化疗效果很好,他本沙哑的嗓子说出了话。胸部的疼痛感也没那么重。赶上秋收季节时,他居然忙起了地里的农活。忙完地里忙家里,还安排表哥表弟搭建东西彩钢房,铺院子,挖渗水井,张罗买过冬的煤,任大家怎么劝他注意休息,保养身体,他都不听,而且一向没有脾气的他看哪里都不顺眼,开始频繁发脾气,有时他的某些着急行为都让大家怀疑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。他只是在自己最后的生命期限里多为孩子们做一些事而已,毕竟两个儿子还没有成家。说起这些母亲和姨妈总有流不完的眼泪。

舅舅是个命苦的人,八九岁就没了爹,十多岁又没了娘,有一次发烧差点丢了性命,他的一只斜眼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后遗症。他的后爹,也就是我的后姥爷总看不上他,从小总被骂打,可以想象他吃的苦受的罪。

舅舅一生特别勤快节俭,爱干净,乐于助人,所以人缘特别好。我小时候时常去他家住上一段时间。他家虽然就三间简陋的房屋,但是屋里屋外收拾的特别干净。记忆深处两个显眼的黄柜子上的大铜锁总是被他擦的油光锃亮。他平日还总爱串个门,看谁家盖房,谁家办红白喜事的就赶紧帮忙,以至于后来谁家的大事小情总也少不了他的身影。就在前几年,舅舅凭着自己的努力,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也盖起五间大新房,大家都挺为他高兴的,毕竟那是他一生中最值得骄傲的成果。舅舅生活很不容易,因为表哥表弟还小的时候,舅妈就和舅舅离了婚,他担当了几十年的爹娘角色,最后凭着自己干苦力活攒出五间大新房的钱,那一刻他成了我心目中最了不起的人。

舅舅很平凡,平日话少,他给人的印象踏实,老实。他似乎天生就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,因为无论对谁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发自内心的温暖笑容。他叫我的时候总是“红儿,红儿”的,就在最后一次住院,我依然听到了这个最温暖的称呼。舅舅病重后,化疗期间几乎吃不下饭,无论谁来看望,他脸上依然挂满了笑容,那种灿烂的笑容让任何人察觉不出他是一名重病患者。晚上即使身体很疼,他也从来不喊不闹,睡不着觉了就反复靠着,要么就那么静静地坐着,就连他的病友都对他竖起大拇指。得知他爱听戏,为了打发他难熬的长夜,我特意为他买了个视频收音机,但他却很少听。他的病发展到后期时,几乎就不能躺下了,漫长的夜在失眠中度过,表哥表弟由最初的坚强也变得脆弱起来,害怕舅舅离开的那天,但又不忍心看舅舅遭罪,流着泪向我说还不如走了的摆脱。舅舅回老家前在我楼上住了一晚。凌晨三点我去卫生间,看见他在客厅里坐着睡。头低低的,几乎扎进被子里,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不知道怎么形容一个人被病魔折磨的如此不堪。后来观察他睡不着,就直接聊起天来。边聊边给他捋背,那晚舅舅和我聊了很多,也怀疑自己得了不治之症,但还是被我以肺炎搪塞过去,我除了安慰就是鼓励,给他打气加油,让他多想未来的美好,多想未来的儿孙,让他从心里更加坚强起来。可是事实摆在眼前,舅舅已经吃不下饭,也没有力气走路了,他的日子真的到了屈指可数的地步。

舅舅回老家后,表哥表弟说看望他的人络绎不绝,左邻右舍没事的就干脆陪着舅舅聊天,他心情好了起来,又开始吃一点点东西了。白天人多,相对来说好过一点,一到晚上舅舅就开始哼哼起来。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坚强的人,不疼痛到一定程度,他是不会吱声的,他的每一次痛苦呻吟都深深烙在表哥表弟和陪着他的人上。

走了,走了,这次彻底走了,再也没有病痛了,再也不会受痛苦的折磨了。因为表哥表弟认识到这一天的很快到来,所以提前准备好了棺木,衣服和发丧的所有东西。戏台上唱起悲戚的声调,声声揪着活人的心。棺木前摆着我为他订做的遗像(舅舅生前几乎没有照过相,住院期间给他拍了两段抖音,截了屏才用上),他的音容笑貌,那个灿烂的笑脸永远定格住了……
  尽管亲人们都做好了一千零一个思想准备迎接这个死亡场面,可是当它真的到来时还是让人哭的肝肠寸断,泪流不止。愿舅舅地下安息,在另一个世界再无病痛。

人啊!活着真不容易!还成天计较个什么!珍惜大家的生命吧!珍惜身边活着的人吧!(陈令弟)


Sun Mercury Produced By 澳门赌船公海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